马斯克传概要:想学马一龙是不是有病?

日期:2023-09-20 13:42:09 / 人气:121

“他不想做他自己,但是他没有选择,不是吗?
世界首富,世界私人航天公司第一人,世界第一汽车公司创始人,电子舞曲之王,Twitter新掌门人,硅谷钢铁侠。......
如果可能的话,埃隆·马斯克名字的前缀可以比《权力的游戏》中的“龙母”长;同理,龙母在维斯特洛引起的风波,对21世纪的人类世界也基本造成了同样的影响。
给一个陌生人讲传记有点吃力不讨好,尤其是像马斯克这样的风云人物,因为这位“硅谷铁人”的一举一动、一个决定、一个行为都被全球网站和媒体追踪报道,更不用说他自己在Twitter(现已改名为X)上留下的数万条推文,让人对他的创业历程和人生略知一二,并据此形成自己的判断和态度。
沃尔特·艾萨克森《埃隆·马斯克传》|中信出版社
当然,对于阿斯彭研究所(Aspen Institute)首席执行官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前主席、知名传记作家沃尔特·艾萨克森(walter isaacson)来说,这可能不是问题,因为这位被乔布斯任命为自己撰写传记的作家的新书《乔布斯传》(Biography of Jobs),《埃隆·马斯克传》(elon musk)中文版已于9月12日由中信出版社在中国正式发行。
看完这本近600页的传记,作者只看到一个问题,一个大家都想问却又不好意思或不敢问的非常核心的问题——马斯克是不是疯子?
或者更进一步,如果马斯克不是疯子,为什么他的行为——从疯狂兼职创造就业机会和管理几家公司,绝望地拥抱风险,一言不发地开人,在推特上满口胡言——如此疯狂(而且越来越严重)?
而如果马斯克真的是个疯子,他又是如何取得文章开头那么多成就的呢?
疯不疯,这是个问题。
很大概率是疯批。
马斯克是疯子的例子,太多了。
而后来成为知名投资人的彼得·蒂勒(peter teale),在PayPal成军之前,马斯克曾带着前者坐在跑车里洽谈合作。结果他一脚“地板油”直接把车开到路边。幸运的是,蒂尔是幸运的,即使他没有系安全带,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。万一出事,估计PayPal在未来一无所有,更别说SpaceX和特斯拉了。
毕竟他后来成了硅谷投资教父,蒂尔后来评价马斯克“风险门槛极高”。这句话后来被马斯克重复了一遍。
在PayPal被卖给易贝后,马斯克成为了亿万富翁,终于有机会实现他童年的太空梦——SpaceX成立了。为了甩掉火箭,马斯克和朋友去了刚刚上映的俄罗斯买二手火箭。结果他们被伏特加灌醉了,却没有从战斗民族那里得到任何好处。
猎鹰1号火箭,三枪三爆,SpaceX濒临破产。此时此刻,马斯克不得不将大部分精力放在特斯拉身上,其收藏车型Roadster在量产前处境危急,联合创始人已被马踢出局,团队的工资还得靠马斯克向亲戚朋友借钱。
书中说马斯克压力太大,晚上睡不好,早上还要去洗手间呕吐。如果没有PayPal帮忘记过去,给予及时帮助,很可能全球汽车行业第一公司的名字还是丰田。
如果说这些是超级企业家的应激反应,那么马斯克疯狂的核心原因可能是他真的相信了自己的愿景——SpaceX是让人类成为行星物种,特斯拉是实现人类能源利用的转型,众多女性生下一类孩子是为了防止人类灭绝。
一个坚信自己使命的“先知”要么是神,要么.....反社会人格。
正是这种自信,让马斯克可以站在SpaceX和特斯拉的工厂生产线上,逐一审视哪里需要优化,加快项目的量产速度,瞬间驱逐一个又一个敢于对他说“不”的工程师。对他来说,与公司的失败和破产相比,人类进步愿景的延迟才是更难以承受的后果。
甚至在拿到NASA的大合同后,SpaceX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胜利,可以喘一口气的时候,马斯克还会经常搞“整改”,半夜跑到发射场,看看谁不是加班加点,疯狂的PUA下属,让团队“保持铁杆”的传统。后来,这种管理方式也被运用到了被收购的Twitter团队中,让养尊处优的硅谷程序员们痛哭流涕。
对于这种疯狂的行为,家人朋友统一的评价是“缺乏同理心,没有同理心的能力”——反社会人格连环杀手的基本职业素养。
当然,人们和本书作者艾萨克森都找到了马斯克疯狂的源头——马斯克的父亲埃罗尔,一个头脑灵活,但喜怒无常,经历过家暴和不忠的男人。“马神父”到底有多疯狂?当马斯克因脑震荡被同学送进医院时,他的第一反应是对马斯克大喊大叫。
达斯·维达,星球大战中经典的达斯·维达形象,这里作为形象使用。言下之意,马斯克就是一心想要走出父亲阴影的卢克·天行者。不幸的是,有其父必有其子,随着年龄的增长,卢克越来越像阿纳金。就连马斯克身边的人都掌握了最激动人心的一句话:“你越来越像你爸爸了。」
卢克毕竟不是阿纳金,至少现在不是。
有些时候,不是真的疯狂。
抛开这些疯狂的举动,马斯克在某些时刻能表现出绝对的冷静和理智,让人怀疑这家伙根本就是在“装疯卖傻”!
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人,马斯克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毫不留情地摧毁对手,哪怕他求饶。比如,由于比尔·盖茨在特斯拉持有空头头寸,马斯克多年来坚持与盖茨互动,即使马斯克之前一直喜欢Windows系统,他也对盖茨本人青睐有加。
马斯克年轻的时候,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,就是原谅了“PayPal帮”对他的背叛。
当马斯克与彼得·蒂勒(peter teale)合并时,马斯克掌握了整个公司的权力,但他对团队的统治和对X.com的痴迷最终让整个团队“造反”,并秘密推翻了马斯克的政权。
第二次被自己创立的公司开除(第一次是美国黄页Zip2),以马斯克的性格,绝对不会饶过“叛徒”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马斯克放弃了“寻仇”,与彼得·泰尔等人握手言和。
事实证明,如果没有这次“和平分手”,在2008年特斯拉濒临最危险的时候,没有彼得·蒂勒(peter teale)创办的founder fund Founders慷慨解囊2000万美元救命,马斯克很可能会成为“美国的贾跃亭”,而不是现在的世界首富。
即使他在短短几周内疯狂到决定收购Twitter,但马斯克仍然足够清醒,知道自己能惹谁,不能惹谁。比如你可以做美国总统,但是对于苹果的老板,你要谦虚。
马斯克入主Twitter后,平台的内容政策发生了巨大变化,以至于广告商纷纷逃离,甚至被传言从苹果应用商店下架。马斯克用“第一原理”推导出为什么苹果不能谈应用共享和数据互操作性。
带着这些大胆的问题,马斯克去苹果见了蒂姆·库克,后者委婉地表示,我们可以分完问题再谈。作为一家声誉良好的公司,苹果对广告平台持谨慎态度,同时向马劳保证Twitter不会下架。
会后,马斯克发了一张苹果总部的照片,说他在苹果过得很愉快,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——你看,他还是理智的,在面对一些人的时候。毕竟,在见到库克之前,马斯克的老朋友、甲骨文创始人拉里·埃里森就警告过马斯克“苹果是你不想与之为伍的公司”。
甚至在他执掌Twitter最忙最疯狂的时刻,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冲突之时,为了帮助乌克兰恢复通信,马斯克免费捐赠了大量Starlink卫星通信系统。然而,当乌兹别克斯坦准备用Starlink卫星摧毁俄罗斯建筑时,马斯克做出了非常清醒的判断——立即停止Starlink在乌克兰的服务。帮助建立通信是一回事,但用于军事目的,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,马斯克很清楚。
03细红线
硅谷流传着一个都市传奇: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·乔布斯去世时留下遗愿,将自己的财产捐给一个和自己相似、真正能创造历史的人,而这个人就是埃隆·马斯克。
说实话,这样的“腰带法令”更像是中国人的安排,而不是直白的美国人。
如果说马斯克和乔布斯有什么交集的话,那就是乔布斯确实买了一辆特斯拉Roadster,并从产品角度对其大加赞赏,这大概是对一个硬件厂商的最高礼遇。特斯拉随后的“流线型”产品线和车辆设计,不得不说辜负了乔总的赞誉。
书中不止一次提到,马斯克真的和乔布斯很像,有一种“现实扭曲的立场”,可以把PUA变成管理艺术,让团队完成物理上不可能完成的事情。但是,还是有区别的。乔布斯从产品设计层面挤压团队创造力。马斯克更多的是在产品制造和工艺层面,从第一原理出发,将整个制造过程优化到极致,熬过生产力地狱,一次次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。
很难想象乔布斯站在深圳的工厂里,盯着流水线上的工人,计算每个动作能节省多少时间。马斯克确实可以蹲在SpaceX和特斯拉未完工的工厂里,盯着每一个组装步骤,计算哪些动作和流程不合理,可以推翻,只为节省几秒钟。
“特斯拉最重要的产品其实是超级工厂GigaFactory。”马斯克这句话不是开玩笑。
乔布斯的主要精力还是在苹果上,除了皮克斯和NeXT的短暂经历。马斯克从SpaceX起家,精力不断分散到特斯拉、Boring、Neuralink、Twitter以及后来的X.ai,每一家公司都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关系到人类的未来愿景,每一家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
在特斯拉Model 3的“量产地狱”阶段,马斯克曾经抽空参加了东南亚的一个企业家论坛。论坛主持人恳求马斯克回答一个在场很多企业家最想问的问题:“如何成为下一个马斯克”。
疲惫的马斯克回答道:“你不想成为马斯克,那真是折磨。”。
你必须疯狂到相信自己就是天选之人,只有你才能带领人类走向星空;你不能疯狂到飞得太高,然后像伊卡洛斯一样掉下来。
其间只有一条细细的红线,那是马斯克一直在走的路。而这条路,目前,没有尽头。
本文来自极客公园。"

作者:昆仑娱乐




现在致电 8888910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昆仑娱乐